王木木

【周叶】奉神纪(叁)

——叁——

又是一个无云的夜晚,天上的那轮弯月格外清晰。陈果提着酒和鸽子出来的时候瞥见叶修躺在酒馆的斜顶上悠闲得不得了,老板娘翻了个白眼,脚尖一点跳上了屋檐。

“喏,你要的传信白鸽。”
陈果把手里温顺的白鸽递给叶修,转身在旁边坐下,打开酒瓶子直接往嘴里灌。“啧,老板娘你喝酒能不能姑娘一点儿?”叶修闻着酒味皱起眉抱着鸽子往另一边挪了挪。
陈果啧了他一声,又看了看他身上繁复的白色华服,“你一个男人穿得像个闺秀我还没说你呢。”自一开始陈果救叶修回来,就没愁过要给叶修添置什么衣裳,这家伙手上的镯子里头什么都有。

叶修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我们家里人都是这样穿的,你管得着?”陈果哼了声也没说什么,她知道叶修不是南方这边的人,他是从北方来的,习俗不同很正常。

和叶修聊天简直就是自找苦吃,陈果没两句就拎着酒走了,剩叶修一个坐在屋檐上,又开始对着月亮发呆。轻轻地叹了声,叶修从衣袖里拿出一张写满字的纸,折好,卷好,塞到白鸽足边的竹筒里。

对着白鸽念了念什么,叶修手一放,白鸽朝着某个方向扑腾着翅膀飞去。

在这里休息得够久了,是时候搞点事儿了。叶修重新躺下,用手撑着脑袋,对着天上的明月笑了笑。

跨越了半个大陆,白鸽在夜晚和白昼之间不断穿梭,然后落在了一个开满梨花的庭院里。梨树下古琴幽幽,藕粉色华服的美人看着白鸽停伫于枝头。她停下了演奏,取出了纸条细细阅读。

“他回来了。”苏沐橙勾起桃色的唇,她抬起头,目光仿佛穿越了天空。随即她又笑了起来,眼里尽是狡黠,“嗯,要公告天下吗?还有,他找了他这么久,要不然我帮个忙?”

又是不知道是何处的地方。
深沉的夜色在这里永不褪去,只有明月像君王一样永恒存在着。玄色的身影伫立在断崖之上,一只白鸽在月光下落在他的手上,不一会儿,这个身影就消失了,悄无声息,仿佛本来就不在。

叶修又等了半个月,等到他已经对自己妹妹的能力起了怀疑才等来了他的好妹妹送来的东西,陈果搬东西进来的时候嚷嚷着什么东西这么重。在两个妹子热烈注视下,叶修打开了木盒。

那是一把银制的伞,泛着寒光,伞面如镜,而伞骨和伞柄雕着复杂的花纹,作为灵器的磁场马上就散开来,周围人耳中一阵嗡鸣。

叶修提起用手称了称,嗯,重量比却邪轻一些,叶修满意的撑开伞,然后手一用力,在两个妹子惊讶的目光之中,这把伞化为了长矛。“喂喂喂……”陈果瞪大了美眸,“这是什么武器?”叶修笑了笑回答着,“千机伞。”话音刚落手中的长矛又变成了长剑。

陈果看着叶修颇有兴致的耍着那把千机伞,暗自叹了叹气,这一个月来,她已经知道这个自己救回来的人不是简单的家伙了。唐柔似乎知道些什么,无奈自己怎么问也不开口,陈果很无语,罢了,只要不把我的酒馆搞塌,管他怎么搞事呢。

评论
热度(18)

无论时间的沉淀有多深

我还是我

你还是你

我们还是我们

© 王木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