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木木

【周叶】奉神纪(玖)

——玖——

叶修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刻。

老板娘忍着泪冲出门去了,叶修也没再说什么,该解释的都已经解释完,不该解释的他也都解释了,只是对唐柔笑了笑,“行了,回去休息吧,你们明天不是还要去吗?”

唐柔看着他故作若无其事地给烟杆子里添烟草,抿了抿唇,“果果一直都把你当做她的信仰,你不想问问原因吗?”那只正倒着烟草的的手顿了顿,叶修又笑了笑,“于我而言,很多时候的很多事情,是没必要问个清楚的。”
唐柔愣了愣,随即也笑了,她明白叶修话里有话,“是吗……冒犯了。”

唐柔转过身推开门,突然想起来些什么又回过头笑了笑,“你的头发编得不错,挺好看的。”叶修有些无语的冲她一笑,“这句话你留着以后当着别人面夸吧。”唐柔轻笑,点点头把门给掩上了。

叶修起身倚在窗边,忽而一只白鸽飞来落在他的肩头,叶修一笑,把白鸽足间绑着的竹筒打开,拿出了一小卷信纸。
“唉……真是躲也躲不掉啊。”叶修失笑几声,“……孽缘啊。”

“果果……你的发型要被压坏啦。”
唐柔无奈的看着眼前把头埋进枕头底下的人,伸手拍了拍自家闺蜜。陈果慢慢把枕头移开,一轱辘坐起身来,脸上挂着长长的泪痕,眼眶还是红着的。“好啦,早些睡吧。”唐柔伸手摘掉闺蜜头上的发饰放到梳妆台上。
……
…………
陈果把被子直接盖到鼻子上,只露出一双眼睛,对着房间的横梁咂巴咂巴地眨。睡不着,睡不着,发生这种事怎么可能睡得着?陈果一把扯开被子,“……小唐,你睡了吗?”“没呢果果。”那边传来唐柔的声音,明显也是一丝困意都没有。

“你说到底是怎么了呢?”陈果看着唐柔把灯笼点着,“叶……叶修他,堂堂斗神,不明不白地在落鹤池死了一回。”陈果烦躁地扯着被子。“在‘叶秋’被暗害命殒落鹤池这件事上,疑点很多,当时他的部下竟然一个都不在他身边,那从暗处下手的人应该是很清楚叶修的行踪,而且也知道没有人会来救他。”唐柔坐回自己床上,分析道。

“你是说,那个人是当时嘉世里的人,所以才这么确定当时叶修一定会一个人在落鹤池?所以是嘉世的人下的手?”陈果一惊,身子往唐柔那边凑去。唐柔点头,“不排除这个可能,而且我觉得嘉世的人对叶修已经处于放弃的状态了。”

陈果瞪着眼睛,缓缓坐回床上,脑海里是不可置信,不可能的啊!堂堂嘉世开国元老,堂堂斗神,叶修哪一次不是为了这个国家出生入死的?为什么会这样?不可能的啊!

“果果,朝廷政治这种东西是我们这些从未进入朝堂的人永远都想象不到的,也许叶修他所受的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得多。”唐柔叹气一声,起身走过去拍了拍陈果的肩膀。

“但是我们要相信叶修,不要忘了,他不仅仅是斗神叶秋,而且也是这个世界的巅峰。”

评论
热度(10)

无论时间的沉淀有多深

我还是我

你还是你

我们还是我们

© 王木木 | Powered by LOFTER